一时输不是输,从Picplz的故事看输赢

Instagram 在被 Facebook 以 10 亿美金併购之后,纽约时报的部落格专题用了『How Andreessen Howrowitz Bunted on an Instagram Investment』来报导 Instagram 初期投资人 Andressen 如何在 Instagram 上进行了错误的投资决策。

事实上 Andressen 对 Instagram 转型前的 Burbn 投了 25 万美金,所以在 Facebook 收购之后,他获得了 7,000 万美金的报酬,报酬率是 280 倍,其实是非常棒的全垒打报酬。

那幺到底为什幺会被形容为『短打』型的投资呢?

原来 Andressen 在之后也投资了 Picplz,一个同时在 Android 以及 iOS 都有应用程式的图片分享社群,在 Android  的 Instagram app 出来前,常被 Android 朋友用来暂代或者用来提及与 Instagram 类似对应的 App;很尴尬的是,从 Burbn 转型到 Instagram 间,Andressen 也对了 Picplz 进行投资,在两相选择之下,他就再也没有继续跟进投资 Instagram。

不幸的是,Picplz 在两个平台上用了六个月时间才达到 10 万用户,Instagram 上线后只花了一週就达到相同水準。相对于 Instagram 最终被 facebook 併购的结果,Picplz 这个产品显露出疲态,终于在 去年的七月被卖给了 Sporcle。当然,这件事在纽约时报的报导中,看起来就有点幸灾乐祸,你可以想像有两个小恶魔在 Andressen 的头上说着,『哈哈哈,你砸错方向了吧,傻瓜。』

PicPlz 的共同创办人 Dalton Caldwell,则是在 Hacker News 的讨论串 里针对纽约时报的这篇评论进行回应,藉以鼓励创业家的同侪们,不要被媒体以及八卦流言所击倒:

在 TechCrunch 上的这篇评论文下面,Pipewise 的 CEO Michael Wolfe 直接引用老罗斯福的知名演讲『Citizenship in a Republic』里的这段:

虽然我们都知道有时候看到小学生科展会不免想要酸一下 ,或者是不免非常担忧,但不论如何,总是需要有人起头开始尝试或者改变什幺,才会引起更多迴响与反应 ,我们做一部份、你们做一部份、他们做一部份,也许有人会失败,也许有人会成功,但终究有人会成功的,过程与成功都是相等重要,只是我们常记得后者而已。

你应该知道下面这是哪位 ;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