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住家被泼红漆‧阿窿恫言烧屋(吉隆坡12日讯)欠大耳窿10万疑被人逼喝“咖啡”毒死的王孝星,大耳窿仍不罢休,并恫言若死者家人不还账,将放火烧屋,把死者年迈的母亲及舅舅、舅母共5老人烧死;言犹在耳,大耳窿已率先在农曆大年十三的凌晨,发出第一步下马威的行动,即向死者母亲居住的屋子泼红漆。死者72岁的年迈母亲林婉,在新年前夕面对丧子之痛时,已表明无能为力还债,但仍然面对大耳窿的追债之苦,甚至还打电话恐吓她,让她痛苦加倍。目前与3名弟弟及弟媳共5名老人,居住在一屋。她于週三凌晨1时50分,在位于雪森边界的峇玲珑的住家熟睡时,又因面对大耳窿登门泼漆后,再次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。她说,儿子在还未去世前,因被一名自称“米哥”阿窿男子追债8万2000令吉。“当时,这名男子上门声称,儿子因为赌而向他借钱所欠债的债务。”她指出,因为儿子欠债,所以她向亲朋戚友借了1万令吉,以分3个月来摊还部份的债务。“去年12月,我又带者儿子到芙蓉的一间会馆,再次与这名年约40的米哥男子谈判,希望他可以减低一些债款,让儿子在工作后,可以慢慢还,但是却遭到他拒绝。”电话恐吓她说,儿子在今年1月23日傍晚独自驾车去云顶半山会见朋友,却在隔天凌晨5时许下山回家后,脸色苍白及全身发软,并声称他疑被人逼饮掺了除草剂的毒咖啡。她透露,儿子过后被送去医院救治,两天后不治。解剖报告也显示他因服下除草剂而死。她说,儿子去世后,她已表明无能力再还债,但是大耳窿并没有放过她。尤其这名声称米哥的男子,还继续打电话给她,要她代儿子还欠下的7万2000令吉的债款。林女士说,在週二傍晚四时许,这名米哥男子又打了两三通电话给她,甚至在电话中恐吓她,并口出狂言说如果再不还钱,不会让她全家人好过,而且会放火烧死全家人。她指出,她听了之后,提心吊胆对方会不放过其家人,结果隔天即週三凌晨1时50分,她突然听到门外一声巨响,起身出外查看时,发现屋外墙壁已遭人泼红漆。她说,她怀疑这个泼红漆者,就是米哥下马威的行动。求警介入调查林婉将会于週三下午,在律师梁柏耀的陪同下前往警局报案,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她遭阿窿恐吓及屋子被泼漆的案件,并揪出涉案者以绳之于法。张天赐说,他会安排律师梁柏耀协助林女士向警方报案。“我非常关注这起案件,若有需要,我会去找加影警区主任或雪州总警长,以反映林女士遭到大耳窿的事。”他希望警方严正看待此案,不要让林女士继续面对阿窿追债及恐吓的困扰。债仔已死应停止追债张天赐说,大耳窿追债应该有行规,欠债者死了,这笔账应该就此结束,不应该再继续向欠债者的家人追债。他指出,如果阿窿在欠债者去世后,仍然对其亲人穷追不捨,很不道德也不尊重人。“这些亲人没有欠钱,叫他们代还,是很不公平的。”有鉴于此,他希望借钱给林女士儿子的阿窿,随着对方去世后,也应该停止向死者的家人追债。“林女士也不是有钱人,之前代儿子还阿窿1万令吉,也是向亲朋戚友借来的。”自杀或被毒死促警查出死因张天赐说,王孝星到底是自杀、还是被阿窿毒死,抑或其他原因导致他毙命,希望警方调查后能水落石出。他指出,根据剖验报告显示,王考星是喝下除草剂毙命。当王孝星毙命后,家人怀疑他是因欠债,遭阿窿暴力逼债喝毒咖啡,以致下手过重夺命。他说,这起阿窿毒死欠债者的新闻刊登后,他曾接获一名阿窿的电话向他分析,指他们追债只是要钱,所以不可能会“毒”死欠债者。“阿窿这番话也有道理,但若是死者喝毒自杀,也应该不会主动去医院救治吧。”张天赐说,如果不是阿窿毒死,又不是自己自杀,那又是甚幺原因呢?他希望警方可以针对此事作出深入调查。此外,他透露,死者的母亲林婉已针对儿子疑遭阿窿毒死的事件,于上週五在律师陪同下到警局报案。早前,加影警区主任拉昔指死者母亲并没有对此报案,警方只是接获儿子被追债的事件报案。恫言放火及泼漆阿窿背景:名字:米哥年龄:40余岁来自:芙蓉7个月接逾40宗讨债投诉讨债跑腿以电话轰炸及经常现身追讨债务,令欠债人饱受精神折磨,国阵怡保东区公共服务中心主任拉威披露,过去7个月便接到逾40宗相关投诉。他说,这些投诉者都欠下银行信用卡、借贷、收费电视台帐单费用等债务,并曾从讨债人手中接过疑似相关公司催促还钱的最后通告,通告上的个人资料正确无误。“这些讨债人并没有使用暴力追讨债务,而是经常在欠债人的住家出现,并日夜打电话给欠债人,对他们形成精神折磨。我接获许多这类投诉,曾尝试致电相关银行查询,对方都否认委託第三方面追债,但讨债人却拥有欠债人的私人资料。”拉威曾向国家银行查询,也无法证明相关银行是否委託第三方面追债。由于讨债人并没有暴力,所以报警的作用也不大。“中心陆续接获欠债人的相关投诉,他本身也感到非常压力,希望欠债者能自救,即前往推事庭,要求法官调停,在经过法律程序后,让欠债人在能力範围内还债,避免再被跑腿逼债。”‧2014.02.12

相关推荐